千年追寻,百年探索,权威解读NMN风靡的历史背景

  关于抗衰老,人类从未停止过对命运的挑战。几千年来,人类经历了从硝酸、枸杞、红枣、冬虫夏草、林芝到维生素、益生菌、富硒食品、富氢水、烟酸、白藜芦醇和NMN的漫长过程。

  1936年,世界上第一只换血的老鼠出现了,然后猴子和狗一只接一只地换血。事实上,到21日,贝宝创始人彼得蒂尔每季度在硅谷换一次血,被称为“硅谷吸血鬼”。然而,尽管换血可以带来一些好处,价格昂贵,挑战伦理,但美国FDA在2019年停止了换血实验。

千年追寻,百年探索,权威解读NMN风靡的历史背景插图NMN

  21世纪初,干细胞针开始出现。据说它们可以让人年轻十岁,价格为400万针,这只能被一些顶尖人士享用。此外,注射不能在世界各地推广,安全性也成为一个问题。

  2018年,尽管谷歌制造了纳米机器人,但它可以在不损害眼睛的情况下况下通过人们的眼睛等待十年。

  3D打印技术还不成熟。目前,它可以打印耳朵、输尿管和微心脏。完全成熟需要时间。此外,3D打印属于定点修复。对于全身老化器官,综合修复成本过高。

  同样在20世纪初,NAD+被汉斯冯·奥伊勒在酵母中提纯。当酸奶和维生素流行时,NAD并没有被视为长寿药物,而是酵母生长发酵的催发剂。1956年,奥特伯格用NAD治疗糙皮病。2013年,人们陆续发现了NAD前体NMN的延寿特征。在蠕虫、美丽的杆菌和老鼠试验中,发现NMN延长了20-30%的寿命。最令人惊讶的是,NMN对人也有效。

  NMN全称为β-烟酰胺单核苷酸,是人体合成NAD+(辅酶I)的直接前体。NAD+是一种广泛应用于人体的辅酶。它参与人体数千种反应,为95%以上的细胞提供能量,延缓人体衰老。随着年龄的增长,NAD+水平在25岁以后会逐渐下降,这也会导致人体衰老或疾病。我们的日常西兰花、大豆和其他水果和蔬菜也含有NAD+。然而,由于其含量很低,远远不足以维持人体的需求。为了延缓衰老,人们经常通过外源性补充NMN来提高NAD+水平。因此,根据研究成果和市场需求,许多富人和商业领袖嗅到了商机,NMN逐渐开始了产品化的道路。

  2016年,香港首富李嘉诚投资2500万美元(约2亿港元)入股NMN主要原材料供应商Chromadex,引进屈臣氏100多家。

  房地产大亨潘石屹发布了NMN相关产品试用微博,引起了业内外的广泛关注,股神巴菲特也很喜欢。

  NMN市场的野蛮增长逐渐产生了差距。NMN的产品化道路备受争议。它缺乏最重要的东西——中国身份证。NMN没有明确其所有权范围。在国内合法合规销售的产品中添加NMN是不合规的。它不在中国的食品原料或添加剂名单上,因此NMN转而以膳食补充剂的名义使用跨境电子商务渠道,使其流入国内市场。

  作为一个NMN相关技术和研究时间相对较早、更成熟的国家,美国和日本现在市场上的许多NMN产品都起源于这些国家,如来自美国的瑞维拓NMN、赛立复NMN和来自日本的新兴国家等。

  尽管NMN充满了怀疑,但技术的发展是为了克服和克服更多未知的疾病,并努力提高人类的生活质量。人类的寿命从30+延长到今天的百岁老人,这与技术的力量是不可或缺的。NMN作为生物领域的一种新兴黑色技术产品,也是人类最关心的敏感话题:抗衰老和延长寿命,其自身的发展过程必然会面临持续的怀疑和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