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维拓NMN|谷歌衰老干预技术进入临床期,NMN企业压力倍增

  不久前,谷歌的最神秘的子公司Calico宣布了自成立以来最重要的发现:ABBV-CLS-7262,一种可以扭转人类衰老过程的物质。

瑞维拓NMN|谷歌衰老干预技术进入临床期,NMN企业压力倍增插图NMN

  在calico的动物实验中,这种物质可以在3天内逆转老鼠的大脑老化,使老鼠的大脑状态恢复到年轻水平,这是一种超级补脑针,可以清除大脑老化。

  谷歌衰老干预技术进入临床期,使NMN企业压力倍增。

  更重要的是,这种物质并没有停留在动物实验的水平上,而是已经进入了第一阶段的人体临床试验阶段。这意味着消费者可以再等几年。

  Calico的超级补脑剂起源于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德国生物化学和生物物理学教授PeterWalter开发的新技术。PeterWalter是近年来美国最著名的生物医学奖拉斯克医学奖衰老干预领域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突破。特别是哈佛大学逆转衰老分子NAD+前体NMN技术和美国最佳医院梅奥医学中心的希诺裂(Senolytics,衰老细胞定向清除技术)效果最为突出,形成了两匹黑马齐头并进的局面。

  以前者为例。哈佛大学遗传学教授大卫·辛克莱尔于2013年证实,NAD+前体NMN在实验中将相当于60岁的老鼠的寿命延长了30%以上,血管衰退和肌肉萎缩发生了惊人的逆转,运动能力也显著提高。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数百篇NMN相关技术《科学》等顶级学术期刊上出现了数百篇NMN相关技术研究论文。2021年,中国、美国和日本同时进行的人体临床实验结果公布,NAD+前体技术在人体临床实践中也取得了显著成效,65岁老人出现了明显的逆增长。

  NMN是体内关键辅酶NAD+的前体物质,中文名为β-烟酰胺单核苷酸。科学研究发现,NMN是NAD+前体物质之一。NAD+存在于人体所有细胞中,参与了数千种生化反应,以维持人体的正常功能。随着年龄的增长,NAD+的自然合成能力下降,消耗量增加,因此NAD+总量在人体内越来越少。随着年龄的增长,NAD+水平逐渐下降,NAD+水平的下降也诱发了衰老体征的出现。因此,NAD+水平的下降不仅是细胞衰老的结果,也是衰老相关功能障碍的结果。

  2013年,哈佛大学医学院遗传学教授大卫·辛克莱尔发现,NMN作为人体的关键辅酶NAD+直接代谢前体,可以快速补偿体内逐渐减少的NAD+分子,有效激活长寿蛋白,提高NAD+水平。因此,现代医学对NAD+及其前体NMN的研究越来越深入,NMN在促进健康和长寿方面逐渐显示出治疗潜力。

  目前,高收入人群广泛使用的NMN品牌推荐瑞维拓也采取了这条路线,实现了哈佛大学逆转衰老分子的应用,市场对此类技术应用的巨大需求。2018年,在股神巴菲特公司MCLane将瑞维拓引入中国后,迅速在京东等电商平台引爆抢购,数月内多次缺货。

  然而,在发展衰老干预技术的道路上,瑞维拓和希诺裂都不是终点。如果ABBV-CLS-7262在一切顺利进行的情况下,谷歌投入巨资孵化Calico,可能在5-10年内实现产品化,进入瑞维拓主导市场,加快实现人类健康衰老理想。